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

白求恩——伟大的国际志愿者先驱!

发布时间:2020-08-26

白求恩——伟大的国际志愿者先驱!

文/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 朱冬生

 

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的一次重大挑战。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形成了抗击疫病的强大合力,书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战胜这一重大疫情的主要战力是习近平主席在全国范围内选派出的一支支医疗队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这些医疗队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给疫区人民带来了胜利,也给全世界的抗疫斗争带来了希望。

“志愿者”,中国人并不陌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年代里,就有成千上万国内外的志愿者,由他们组成的医疗救护队、粮食运输队、子弹炮弹输送队、抗日宣传队,活跃在大大小小的战场上。

中国人民牢记来自全世界的每一位志愿者:

诺尔曼·白求恩,加拿大共产党员,著名胸外科医师。1938年志愿来到中国参与抗日战争;

库里申科,原苏联飞行大队长。1939年,他和考兹洛夫受苏联政府派遣,率两个“达沙式”轰炸机大队来中国援助抗日。1939年10月14日接到作战任务,出击日军的军事基地,机群飞临武汉上空时遭受日寇机群的拦截。激战中座机受损,返航时座机失控。为了飞机免遭破坏,库里申科用高超的技术操纵飞机,平稳迫降江心,机上的轰炸员和射击员跳水游到岸上。由于长期劳累过度,又经过几小时激烈战斗的库里申科再也无力跳出机舱,无情的江水吞没了他年轻的生命;

罗伯特·萧特,美国志愿援华飞行员,曾击落日本侵华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也是中国抗日空战中第一位捐躯的外籍人士;

柯棣华,印度人,著名医生。1938年随同印度援华医疗队到中国协助抗日,先后在延安和华北抗日根据地服务,任八路军医院外科主治医生、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第一任院长;

佐藤猛夫,1939年8月加入日本反战组织。后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卫生部野战医院内科主任,八路军野战医院副院长和卫生学校讲师;

克莱尔·李·陈纳德,美国陆军航空队中将,有“飞虎将军”之称的飞行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中国作战的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指挥官;

还有许许多多为中国的抗日战争作出贡献甚至献出生命的志愿者英雄。

他们当中的诺尔曼·白求恩是伟大的国际志愿者的先驱。由他组织的一支支医疗队,战斗在太行山上,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诺尔曼·白求恩,志愿帮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他于1938年初,不远万里,突破重重阻挠,来到延安,同年6月17日进入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到达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山西五台山金冈库村。他带领的一支支医疗队常年活跃在太行山上,为山西、河北两省抗日军民救死扶伤,治病救命。白求恩经常不顾危险,亲临前线,及时施行外科手术,从而大大减少了伤病员的死亡,挽救了许多战士的生命。同时,他还帮助八路军医护人员提高医疗水平,为八路军部队培养了一大批医护工作者。他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从而赢得了根据地的干部、战士和人民群众的尊敬和爱戴。在共同的战斗中,白求恩对八路军和抗日根据地满怀深情。在一次手术中,他的手指不慎被割破而遭感染,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作为伟大的国际志愿者先驱的他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战场救护的勇士

抗日战争是在中国的本土作战,战场救护人员大多为本国的军人或志愿者,白求恩是志愿者中为数不多的外国人。就是这样一位外国籍的志愿者,他就是中国抗日战场上志愿者中的最强者,最勇敢者!

白求恩到达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后,一周内就检查了520个伤病员,他们大部分是在平型关战斗中负伤的。第二周白求恩大夫就开始施行手术。四周的连续工作,使147个伤病员很快带着健康的身体回到抗日前线。

从此,哪里有伤员,白求恩大夫就出现在哪里。在晋察冀的一次战斗中,他曾经连续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动了手术。他的手术台,曾经安在离前线五里地的村中小庙里,大炮和机关枪在周围咆哮,敌人的炮弹落在手术室后面,爆炸开来,震得小庙上的瓦片格格地响。白求恩大夫却在小庙里执着地动着手术。他不肯转移,他说:“离火线远了,伤员到达的时间会延长,死亡率就会增高。战士在火线上都不怕危险,我们怕什么危险?”两天两夜,他一直在手术台上工作着,直到战斗结束。

为了保住伤员的性命,白求恩大夫经常把自己的鲜血输给八路军战士。他愉快地称自己是万能输血者,因为他是O型血。他还拿出自己带来的荷兰纯牛乳,亲自到厨房煮牛奶,烤馒头片,端到重伤员面前。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微笑浮在白求恩的脸上。

战地医院的创建者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基本没有战地医院,尤其八路军部队更是没有。白求恩到了华北抗日根据地创建了许多战地医院,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积极地努力。白求恩的做法,得到了抗日战争中中国志愿者运动的最具影响力的组织者宋庆龄女士的积极响应,其后在她的倡导和组织下,产生了由许多国内外知名志愿者组织的战地医院和医疗队。

白求恩大夫是加拿大著名的胸外科专家,他来到了中国的战场上。他不仅带来了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和一套手术器械,最可宝贵的是,他带来了高超的医疗技术,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对中国抗日战争事业的无限的热忱。

白求恩到了抗日根据地,第二天便来到军区卫生部,随后就到了后方医院。一连四个星期,白求恩同志成天忙着给伤员们进行治疗,并且向院方提出了许多改进工作的意见。

两个月以后,就建成了由白求恩大夫设计的模范医院,他的医院内有:伤员接待室,内外科室,奥尔臭氏治疗室,罗氏牵引室,妥马氏夹板室等等。各种设备,虽然简陋,但却整齐、清洁、井井有条。在模范医院交付使用的时候,他还在现场作了一次实际的手术表演和换药表演,人员分工、工作秩序、进行速度,规范有序,这使医院的所有人员都惊叹不已。

白求恩大夫为建立模范医院,还制定了一个“五星期计划”,作为任务划分来推动整个根据地的医务工作。他说:“一个战地的外科医生,同时要是木匠、缝纫匠、铁匠和理发匠。”他自己用木匠工具几下子把木板锯断、刨平,做成靠背架,让手术后的伤员靠在上面使呼吸畅通。他一有空闲,就指挥木匠做大腿骨折牵引架、病人木床,铁匠做妥马式夹板和洋铁桶盆,锡匠打探针、镊子、钳子,分配裁缝做床单、褥子、枕头,有力的保障了模范医院的医疗器械设备。

继建立模范医院之后,他又忙着筹备建立特种外科医院,他既要培养一批医务人员,还要给300多名重伤员进行治疗,他差不多平均每天要给10个以上的伤员动手术。

不久,特种外科医院建成了。为了加速训练医务干部,白求恩大夫要求军区卫生部通知各部队派人来学习。白求恩大夫每天给参加培训的医护人员讲“离断术”、“腐骨摘除术”、“赫尔尼亚手术”等,一边讲,一边做,用实际例子提高大家的医术。白求恩大夫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战地外科医生。他除了做手术治疗之外,还亲自打字,画图,编写教材,给医务人员上课。他曾经在幽静的丛林中,给三百多学生上大课。他的讲台上放一个扩音机,身后挂着三幅大的人体解剖图。他一边讲,一边指着图表。这些来自战场上的军人学员,鸦雀无声,埋头做笔记,静静地听着。他还叫学员们每个人要开10个处方,然后由他修改,他自己也开10个处方给大家学习。战场医疗队的组织者

中国过去没有医疗队,只是到了抗日战争战场上由于志愿者的先驱白求恩的创立才有了。后来的志愿者,志愿者创立的医疗队这一组织形式,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有了到部队的医疗队,有了到灾区的医疗队,有了到贫困地区的医疗队,还有了到非洲大陆的中国医疗队。

白求恩到了抗日根据地当年的9月下旬,日军分10路向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在白求恩大夫亲自组织下,晋察冀军区成立了四五个医疗队,分赴各个战场。白求恩大夫向医生们提出了响亮的口号:“到伤员那儿去,哪里有伤员。我们应该在哪里!”他建医疗队的原则是:在战争情况下,每个旅以上部队都要确保有一支医疗队,以应对战斗的需要。

白求恩大夫亲自率领一个医疗队,来到了晋察冀军区医院第一所,工作还不到三天就接到三五九旅王震旅长亲自从雁北打来的电报,告诉他前线的战况。他一听到那里战斗频繁,饭也没有顾得吃,连夜就率医疗队出发了。11月天,崇山峻岭的雁北已是严寒气候。白大夫走了80里山路,披着一身雪花,黄昏才到达灵丘河浙村旅后方卫生部。一进村他就急忙问顾正钧部长:“病房在哪儿?”顾部长说:“不远。吃完饭再去吧。”“吃饭还有多久?”“20分钟。”“那太久了,先去看病房。”直到深夜12点钟,白求恩大夫才吃上饭。白求恩率领的这支医疗队为三五九旅部队在作战中的伤员救护作出了有力的保障。

白求恩大夫组织的医疗队,实际上是医疗突击队,那里最需要就到那里去。过后不久,日军开始对我冀中抗日根据地发动疯狂进攻。白求恩大夫请求去冀中参加战地救护工作。得到聂荣臻司令员的批准后,他便和晋察冀军区卫生部的18个同志一起,组成了“东征医疗队”,于2月19日。冒着危险,穿过了平汉路敌人的封锁线,到达冀中。冀中平原的抗日烽火吃紧,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也马不停蹄,一个战斗接着一个战斗,一个战场追着一个战场,救治了一批又一批的伤员。

白求恩在志愿者队伍里是个杰出的外科大夫,他不仅精通外科,而且对内科、皮肤科等各科医术也有较深的研究。白求恩到中国,初到延安,后到晋察冀军区,曾经为毛泽东、周恩来、贺龙、聂荣臻等许多八路军的高级将领检查过身体。在这一次冀中反“扫荡”中,他又为两位八路军团的干部后来的两位开国将军动过手术。

就在这一次日军发动的进攻中,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始终战斗在抗击日军战斗的第一线,为救护伤员尽一个医者的责任。10月下旬,日军第二混成旅一部由张家口向蔚县开进。八路军第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和七一七团在邵家庄地区伏击。七一九团团长贺庆绩令一营教导员彭清云为突击队长,带领一营及七一七团九连,进入伏击地域,担任冲击任务。29日上午10时,前行的日军开始向路两侧山头炮击,进行火力侦察。 一千五百米、一千米、五百米,“叭!”八路军观察哨打响了第一枪。枪声为号。“冲啊!”彭清云大喊一声,跳出掩体,率领突击队向日军冲击。突击队员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呼啸着向敌人猛冲过去,横挑竖刺,很快就挑倒了几个鬼子兵。突然,“哒哒”的机枪子弹飞过头顶,日军增援部队从北面扑过来。 彭清云立即命令张有仁班长断后,掩护部队作战术撤退。彭清云和战士们趴在障碍物后,一排手榴弹扔过去,扑上来的日军被压下去了。他们刚要撤退,日军又冲过来。班长张有仁为掩护战友,在连续刺死三个日军士兵后,中弹牺牲。彭清云冲上去抢救张有仁,右肘关节被子弹打穿。贺庆绩团长见状,命令团预备队出击,才把敌人打了回去。战斗结束后,彭清云被送到灵丘县石矾村三五九旅前方医院抢救。正巧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也赶来了。白求恩果断决定:“马上输血,准备手术。”医务人员面面相觑,都为没有血源焦急。“抽我的血!”白求恩伸出胳膊毅然决然地说。“抽我们的!抽我们的!”医务人员纷纷请求。

白求恩坚定地说:“来不及验血了,我是○型血,万能输血者,赶紧抽!”就这样,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的鲜血,徐徐流进了彭清云的血管里。白求恩为彭清云做截肢手术后,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直到他苏醒。彭清云手术后的第八天,白求恩特地从前线赶回来看望他,当看到他的伤口愈合很好时,白求恩大夫很高兴。

三个月后,彭清云伤愈出院,继续战斗在抗日战场,此时他才20岁。抗日战争胜利后,彭清云参加了西北、湘西的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师政治委员,白求恩的精神一直影响着他,他要求部队要热爱朝鲜人民的山山水水,因而部队在成川石田里涌现出罗盛教这样的国际主义战士。新中国成立后任总参谋部政治部主任,总参纪委副书记。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再为后来的开国将军左齐截右手臂

在这一次反击日军的进攻中,白求恩大夫还为另外一位后来的开国将领动过手术。11月15日,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七团获悉日军一个运输大队由蔚县向涞源输送物资。27岁的团参谋长左齐奉命率部连夜奔袭,于16日拂晓进至涞蔚公路之间的明铺村设伏。

17日清晨,一连串“嘀嘀”的汽车喇叭声由远而近,只见敌军汽车从蔚县向明铺驶来。左齐立即命令:“狠狠地打!”顿时,“哒哒哒”的机枪声和“轰隆隆”的手榴弹爆炸声震天动地。日军先是一阵大乱,随即就在指挥官的招呼下,开始反冲击。此时,一排子弹袭来,打中了左齐的右臂上部。

战斗结束,左齐终因流血太多,支持不住,晕了过去。从旅部赶来看望左齐的王震旅长,得知白求恩大夫的医疗队已到石樊村,赶紧将他送到石樊村三五九旅前方医院。王震对左齐说:“你的右臂血液不流通,医生说无法保留,要做截肢手术,马上请白求恩大夫给你医治。”

白求恩大夫为左齐做右臂截肢手术后,还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小瓶磺胺给他用上,才使他的伤口很快愈合。白求恩是八路军战士心目中的保护神,左齐得到这位国际主义战士的救助,感恩之心伴随了左齐的一生。

伤愈之后的左齐立即投入到打击日寇的战场。新中国成立后,任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志愿者

在晋察冀军区短短不到两年的日子里,经白求恩大夫救护治疗的伤员就有1000多。其中不少伤病员是在死亡的边缘被抢救过来的。白求恩大夫的感人事迹,在部队中传诵着,大大鼓舞了同志们的斗志。在战场上,战士们高喊:“冲啊!白大夫就在后边!”

1939年10月下旬,日寇突然发动了大规模的“冬季扫荡”。

从摩天岭前线下来的伤员,来到了涞源的孙家庄。白求恩大夫把手术室设在孙家庄的木板戏台上,台上挂起几幅白布。白大夫立即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糟糕!”白求恩生气地说了一声。大家飞快地转过身来。但是,他让大家继续工作;“没什么,我把手指切破了。”他举起左手,浸进旁边的碘酒溶液里,然后又继续工作。

白大夫虽然刀伤左手中指,局部发炎,仍然继续给伤员动手术。11月1日那天,他检查了一个外科传染病人,白大夫给病人作手术时没顾得上戴橡皮手套。可能他那切伤了的中指,这时受了感染。患部恶化起来,肿胀,痛得厉害。

11月7日,日军猛烈向我军进攻,前线的战斗更加激烈了。他不顾自己的病,急着要到前线去。大家劝他多休息几天,他却发起脾气来。

11月9日,他把左肘转移性的脓疡割开,精神稍好一些。但到了下午,体温又增高。

11月11日,他们宿营在唐县黄石口。这时,聂荣臻司令员派人送来了急信,要部队不惜任何代价安全地把白求恩同志送出这个在敌人威胁下的区域,挽救白求恩大夫的生命。

 

长期疲劳和疾患的折磨使白求恩大夫清瘦的面孔越发苍白了,四肢冰冷,身体已到了最坏的程度。医疗队的大夫采取一切紧急措施和外科处理,但病情仍不见好转。

白求恩大夫的手指发炎了,炎症一天天加重。11月1日,又抢救一名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吴明。这是外科一种烈性传染病,发炎的手指第二次受到细菌致命的感染。后来,在手指疼痛的折磨中,他又连续做了13台手术,并写下了治疗疟疾病的讲课提纲。

11月7日,白求恩病情迅速恶化,左肘关节下发生转移性脓疡,领导强迫白求恩向后方医院转移。当到达南太平地时,白求恩听到前方有枪声,便叫担架停下来,想到阵地看一看伤员。但此时他高烧已达40摄氏度,浑身瘫软。10日到达唐县黄石村,白求恩的病情已十分危险。大家很着急,白求恩却平静地说:“我得了脓败血症,没有办法了……请转告毛主席,我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获得解放,遗憾的是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诞生了……”

到了晚上,白求恩大夫勉强坐了起来,沉重地呼吸着,开始写他的长篇遗嘱。他请聂司令员转告加拿大劳工进步党和美国共产党:“我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多有贡献……”白求恩大夫在他的遗嘱的最后部分说;“最近两年是我生平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时日……让我把千百倍的谢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

黄昏,他把写好了的遗嘱交给了翻译,解下手上的夜光表赠送给他,作为最后的礼物。1939年11月12日清晨5时20分。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志愿者的先驱白求恩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不幸以身殉职,逝世于中国河北唐县黄石口村。在这安静的黎明,加拿大人民优秀的儿子,热情的国际主义战士,勇敢的志愿者,我们的白求恩大夫,结束了他光辉的生命!

白求恩大夫与世长辞,灵柩被秘密掩埋在村南青山秀水的狼山沟门。

12月21日,毛泽东同志写下了光辉著作《纪念白求恩》。白求恩“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鼓舞中国人民不断取得胜利,走向辉煌。

毛主席对白求恩的褒奖,是对一位国际主义志愿者的表彰,也是对志愿者伟大奉献精神的弘扬。白求恩是志愿者队伍里顶天立地的英雄,他的精神让国际主义志愿者永远的无上荣光!

白求恩——伟大的国际志愿者先驱!

发布时间:2020-08-26

白求恩——伟大的国际志愿者先驱!

文/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 朱冬生

 

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的一次重大挑战。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形成了抗击疫病的强大合力,书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战胜这一重大疫情的主要战力是习近平主席在全国范围内选派出的一支支医疗队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这些医疗队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给疫区人民带来了胜利,也给全世界的抗疫斗争带来了希望。

“志愿者”,中国人并不陌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年代里,就有成千上万国内外的志愿者,由他们组成的医疗救护队、粮食运输队、子弹炮弹输送队、抗日宣传队,活跃在大大小小的战场上。

中国人民牢记来自全世界的每一位志愿者:

诺尔曼·白求恩,加拿大共产党员,著名胸外科医师。1938年志愿来到中国参与抗日战争;

库里申科,原苏联飞行大队长。1939年,他和考兹洛夫受苏联政府派遣,率两个“达沙式”轰炸机大队来中国援助抗日。1939年10月14日接到作战任务,出击日军的军事基地,机群飞临武汉上空时遭受日寇机群的拦截。激战中座机受损,返航时座机失控。为了飞机免遭破坏,库里申科用高超的技术操纵飞机,平稳迫降江心,机上的轰炸员和射击员跳水游到岸上。由于长期劳累过度,又经过几小时激烈战斗的库里申科再也无力跳出机舱,无情的江水吞没了他年轻的生命;

罗伯特·萧特,美国志愿援华飞行员,曾击落日本侵华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也是中国抗日空战中第一位捐躯的外籍人士;

柯棣华,印度人,著名医生。1938年随同印度援华医疗队到中国协助抗日,先后在延安和华北抗日根据地服务,任八路军医院外科主治医生、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第一任院长;

佐藤猛夫,1939年8月加入日本反战组织。后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卫生部野战医院内科主任,八路军野战医院副院长和卫生学校讲师;

克莱尔·李·陈纳德,美国陆军航空队中将,有“飞虎将军”之称的飞行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中国作战的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指挥官;

还有许许多多为中国的抗日战争作出贡献甚至献出生命的志愿者英雄。

他们当中的诺尔曼·白求恩是伟大的国际志愿者的先驱。由他组织的一支支医疗队,战斗在太行山上,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诺尔曼·白求恩,志愿帮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他于1938年初,不远万里,突破重重阻挠,来到延安,同年6月17日进入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到达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山西五台山金冈库村。他带领的一支支医疗队常年活跃在太行山上,为山西、河北两省抗日军民救死扶伤,治病救命。白求恩经常不顾危险,亲临前线,及时施行外科手术,从而大大减少了伤病员的死亡,挽救了许多战士的生命。同时,他还帮助八路军医护人员提高医疗水平,为八路军部队培养了一大批医护工作者。他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从而赢得了根据地的干部、战士和人民群众的尊敬和爱戴。在共同的战斗中,白求恩对八路军和抗日根据地满怀深情。在一次手术中,他的手指不慎被割破而遭感染,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作为伟大的国际志愿者先驱的他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战场救护的勇士

抗日战争是在中国的本土作战,战场救护人员大多为本国的军人或志愿者,白求恩是志愿者中为数不多的外国人。就是这样一位外国籍的志愿者,他就是中国抗日战场上志愿者中的最强者,最勇敢者!

白求恩到达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后,一周内就检查了520个伤病员,他们大部分是在平型关战斗中负伤的。第二周白求恩大夫就开始施行手术。四周的连续工作,使147个伤病员很快带着健康的身体回到抗日前线。

从此,哪里有伤员,白求恩大夫就出现在哪里。在晋察冀的一次战斗中,他曾经连续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动了手术。他的手术台,曾经安在离前线五里地的村中小庙里,大炮和机关枪在周围咆哮,敌人的炮弹落在手术室后面,爆炸开来,震得小庙上的瓦片格格地响。白求恩大夫却在小庙里执着地动着手术。他不肯转移,他说:“离火线远了,伤员到达的时间会延长,死亡率就会增高。战士在火线上都不怕危险,我们怕什么危险?”两天两夜,他一直在手术台上工作着,直到战斗结束。

为了保住伤员的性命,白求恩大夫经常把自己的鲜血输给八路军战士。他愉快地称自己是万能输血者,因为他是O型血。他还拿出自己带来的荷兰纯牛乳,亲自到厨房煮牛奶,烤馒头片,端到重伤员面前。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微笑浮在白求恩的脸上。

战地医院的创建者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基本没有战地医院,尤其八路军部队更是没有。白求恩到了华北抗日根据地创建了许多战地医院,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积极地努力。白求恩的做法,得到了抗日战争中中国志愿者运动的最具影响力的组织者宋庆龄女士的积极响应,其后在她的倡导和组织下,产生了由许多国内外知名志愿者组织的战地医院和医疗队。

白求恩大夫是加拿大著名的胸外科专家,他来到了中国的战场上。他不仅带来了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和一套手术器械,最可宝贵的是,他带来了高超的医疗技术,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对中国抗日战争事业的无限的热忱。

白求恩到了抗日根据地,第二天便来到军区卫生部,随后就到了后方医院。一连四个星期,白求恩同志成天忙着给伤员们进行治疗,并且向院方提出了许多改进工作的意见。

两个月以后,就建成了由白求恩大夫设计的模范医院,他的医院内有:伤员接待室,内外科室,奥尔臭氏治疗室,罗氏牵引室,妥马氏夹板室等等。各种设备,虽然简陋,但却整齐、清洁、井井有条。在模范医院交付使用的时候,他还在现场作了一次实际的手术表演和换药表演,人员分工、工作秩序、进行速度,规范有序,这使医院的所有人员都惊叹不已。

白求恩大夫为建立模范医院,还制定了一个“五星期计划”,作为任务划分来推动整个根据地的医务工作。他说:“一个战地的外科医生,同时要是木匠、缝纫匠、铁匠和理发匠。”他自己用木匠工具几下子把木板锯断、刨平,做成靠背架,让手术后的伤员靠在上面使呼吸畅通。他一有空闲,就指挥木匠做大腿骨折牵引架、病人木床,铁匠做妥马式夹板和洋铁桶盆,锡匠打探针、镊子、钳子,分配裁缝做床单、褥子、枕头,有力的保障了模范医院的医疗器械设备。

继建立模范医院之后,他又忙着筹备建立特种外科医院,他既要培养一批医务人员,还要给300多名重伤员进行治疗,他差不多平均每天要给10个以上的伤员动手术。

不久,特种外科医院建成了。为了加速训练医务干部,白求恩大夫要求军区卫生部通知各部队派人来学习。白求恩大夫每天给参加培训的医护人员讲“离断术”、“腐骨摘除术”、“赫尔尼亚手术”等,一边讲,一边做,用实际例子提高大家的医术。白求恩大夫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战地外科医生。他除了做手术治疗之外,还亲自打字,画图,编写教材,给医务人员上课。他曾经在幽静的丛林中,给三百多学生上大课。他的讲台上放一个扩音机,身后挂着三幅大的人体解剖图。他一边讲,一边指着图表。这些来自战场上的军人学员,鸦雀无声,埋头做笔记,静静地听着。他还叫学员们每个人要开10个处方,然后由他修改,他自己也开10个处方给大家学习。战场医疗队的组织者

中国过去没有医疗队,只是到了抗日战争战场上由于志愿者的先驱白求恩的创立才有了。后来的志愿者,志愿者创立的医疗队这一组织形式,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有了到部队的医疗队,有了到灾区的医疗队,有了到贫困地区的医疗队,还有了到非洲大陆的中国医疗队。

白求恩到了抗日根据地当年的9月下旬,日军分10路向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在白求恩大夫亲自组织下,晋察冀军区成立了四五个医疗队,分赴各个战场。白求恩大夫向医生们提出了响亮的口号:“到伤员那儿去,哪里有伤员。我们应该在哪里!”他建医疗队的原则是:在战争情况下,每个旅以上部队都要确保有一支医疗队,以应对战斗的需要。

白求恩大夫亲自率领一个医疗队,来到了晋察冀军区医院第一所,工作还不到三天就接到三五九旅王震旅长亲自从雁北打来的电报,告诉他前线的战况。他一听到那里战斗频繁,饭也没有顾得吃,连夜就率医疗队出发了。11月天,崇山峻岭的雁北已是严寒气候。白大夫走了80里山路,披着一身雪花,黄昏才到达灵丘河浙村旅后方卫生部。一进村他就急忙问顾正钧部长:“病房在哪儿?”顾部长说:“不远。吃完饭再去吧。”“吃饭还有多久?”“20分钟。”“那太久了,先去看病房。”直到深夜12点钟,白求恩大夫才吃上饭。白求恩率领的这支医疗队为三五九旅部队在作战中的伤员救护作出了有力的保障。

白求恩大夫组织的医疗队,实际上是医疗突击队,那里最需要就到那里去。过后不久,日军开始对我冀中抗日根据地发动疯狂进攻。白求恩大夫请求去冀中参加战地救护工作。得到聂荣臻司令员的批准后,他便和晋察冀军区卫生部的18个同志一起,组成了“东征医疗队”,于2月19日。冒着危险,穿过了平汉路敌人的封锁线,到达冀中。冀中平原的抗日烽火吃紧,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也马不停蹄,一个战斗接着一个战斗,一个战场追着一个战场,救治了一批又一批的伤员。

白求恩在志愿者队伍里是个杰出的外科大夫,他不仅精通外科,而且对内科、皮肤科等各科医术也有较深的研究。白求恩到中国,初到延安,后到晋察冀军区,曾经为毛泽东、周恩来、贺龙、聂荣臻等许多八路军的高级将领检查过身体。在这一次冀中反“扫荡”中,他又为两位八路军团的干部后来的两位开国将军动过手术。

就在这一次日军发动的进攻中,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始终战斗在抗击日军战斗的第一线,为救护伤员尽一个医者的责任。10月下旬,日军第二混成旅一部由张家口向蔚县开进。八路军第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和七一七团在邵家庄地区伏击。七一九团团长贺庆绩令一营教导员彭清云为突击队长,带领一营及七一七团九连,进入伏击地域,担任冲击任务。29日上午10时,前行的日军开始向路两侧山头炮击,进行火力侦察。 一千五百米、一千米、五百米,“叭!”八路军观察哨打响了第一枪。枪声为号。“冲啊!”彭清云大喊一声,跳出掩体,率领突击队向日军冲击。突击队员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呼啸着向敌人猛冲过去,横挑竖刺,很快就挑倒了几个鬼子兵。突然,“哒哒”的机枪子弹飞过头顶,日军增援部队从北面扑过来。 彭清云立即命令张有仁班长断后,掩护部队作战术撤退。彭清云和战士们趴在障碍物后,一排手榴弹扔过去,扑上来的日军被压下去了。他们刚要撤退,日军又冲过来。班长张有仁为掩护战友,在连续刺死三个日军士兵后,中弹牺牲。彭清云冲上去抢救张有仁,右肘关节被子弹打穿。贺庆绩团长见状,命令团预备队出击,才把敌人打了回去。战斗结束后,彭清云被送到灵丘县石矾村三五九旅前方医院抢救。正巧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也赶来了。白求恩果断决定:“马上输血,准备手术。”医务人员面面相觑,都为没有血源焦急。“抽我的血!”白求恩伸出胳膊毅然决然地说。“抽我们的!抽我们的!”医务人员纷纷请求。

白求恩坚定地说:“来不及验血了,我是○型血,万能输血者,赶紧抽!”就这样,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的鲜血,徐徐流进了彭清云的血管里。白求恩为彭清云做截肢手术后,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直到他苏醒。彭清云手术后的第八天,白求恩特地从前线赶回来看望他,当看到他的伤口愈合很好时,白求恩大夫很高兴。

三个月后,彭清云伤愈出院,继续战斗在抗日战场,此时他才20岁。抗日战争胜利后,彭清云参加了西北、湘西的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师政治委员,白求恩的精神一直影响着他,他要求部队要热爱朝鲜人民的山山水水,因而部队在成川石田里涌现出罗盛教这样的国际主义战士。新中国成立后任总参谋部政治部主任,总参纪委副书记。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再为后来的开国将军左齐截右手臂

在这一次反击日军的进攻中,白求恩大夫还为另外一位后来的开国将领动过手术。11月15日,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七团获悉日军一个运输大队由蔚县向涞源输送物资。27岁的团参谋长左齐奉命率部连夜奔袭,于16日拂晓进至涞蔚公路之间的明铺村设伏。

17日清晨,一连串“嘀嘀”的汽车喇叭声由远而近,只见敌军汽车从蔚县向明铺驶来。左齐立即命令:“狠狠地打!”顿时,“哒哒哒”的机枪声和“轰隆隆”的手榴弹爆炸声震天动地。日军先是一阵大乱,随即就在指挥官的招呼下,开始反冲击。此时,一排子弹袭来,打中了左齐的右臂上部。

战斗结束,左齐终因流血太多,支持不住,晕了过去。从旅部赶来看望左齐的王震旅长,得知白求恩大夫的医疗队已到石樊村,赶紧将他送到石樊村三五九旅前方医院。王震对左齐说:“你的右臂血液不流通,医生说无法保留,要做截肢手术,马上请白求恩大夫给你医治。”

白求恩大夫为左齐做右臂截肢手术后,还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小瓶磺胺给他用上,才使他的伤口很快愈合。白求恩是八路军战士心目中的保护神,左齐得到这位国际主义战士的救助,感恩之心伴随了左齐的一生。

伤愈之后的左齐立即投入到打击日寇的战场。新中国成立后,任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志愿者

在晋察冀军区短短不到两年的日子里,经白求恩大夫救护治疗的伤员就有1000多。其中不少伤病员是在死亡的边缘被抢救过来的。白求恩大夫的感人事迹,在部队中传诵着,大大鼓舞了同志们的斗志。在战场上,战士们高喊:“冲啊!白大夫就在后边!”

1939年10月下旬,日寇突然发动了大规模的“冬季扫荡”。

从摩天岭前线下来的伤员,来到了涞源的孙家庄。白求恩大夫把手术室设在孙家庄的木板戏台上,台上挂起几幅白布。白大夫立即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糟糕!”白求恩生气地说了一声。大家飞快地转过身来。但是,他让大家继续工作;“没什么,我把手指切破了。”他举起左手,浸进旁边的碘酒溶液里,然后又继续工作。

白大夫虽然刀伤左手中指,局部发炎,仍然继续给伤员动手术。11月1日那天,他检查了一个外科传染病人,白大夫给病人作手术时没顾得上戴橡皮手套。可能他那切伤了的中指,这时受了感染。患部恶化起来,肿胀,痛得厉害。

11月7日,日军猛烈向我军进攻,前线的战斗更加激烈了。他不顾自己的病,急着要到前线去。大家劝他多休息几天,他却发起脾气来。

11月9日,他把左肘转移性的脓疡割开,精神稍好一些。但到了下午,体温又增高。

11月11日,他们宿营在唐县黄石口。这时,聂荣臻司令员派人送来了急信,要部队不惜任何代价安全地把白求恩同志送出这个在敌人威胁下的区域,挽救白求恩大夫的生命。

 

长期疲劳和疾患的折磨使白求恩大夫清瘦的面孔越发苍白了,四肢冰冷,身体已到了最坏的程度。医疗队的大夫采取一切紧急措施和外科处理,但病情仍不见好转。

白求恩大夫的手指发炎了,炎症一天天加重。11月1日,又抢救一名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吴明。这是外科一种烈性传染病,发炎的手指第二次受到细菌致命的感染。后来,在手指疼痛的折磨中,他又连续做了13台手术,并写下了治疗疟疾病的讲课提纲。

11月7日,白求恩病情迅速恶化,左肘关节下发生转移性脓疡,领导强迫白求恩向后方医院转移。当到达南太平地时,白求恩听到前方有枪声,便叫担架停下来,想到阵地看一看伤员。但此时他高烧已达40摄氏度,浑身瘫软。10日到达唐县黄石村,白求恩的病情已十分危险。大家很着急,白求恩却平静地说:“我得了脓败血症,没有办法了……请转告毛主席,我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获得解放,遗憾的是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诞生了……”

到了晚上,白求恩大夫勉强坐了起来,沉重地呼吸着,开始写他的长篇遗嘱。他请聂司令员转告加拿大劳工进步党和美国共产党:“我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多有贡献……”白求恩大夫在他的遗嘱的最后部分说;“最近两年是我生平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时日……让我把千百倍的谢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

黄昏,他把写好了的遗嘱交给了翻译,解下手上的夜光表赠送给他,作为最后的礼物。1939年11月12日清晨5时20分。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志愿者的先驱白求恩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不幸以身殉职,逝世于中国河北唐县黄石口村。在这安静的黎明,加拿大人民优秀的儿子,热情的国际主义战士,勇敢的志愿者,我们的白求恩大夫,结束了他光辉的生命!

白求恩大夫与世长辞,灵柩被秘密掩埋在村南青山秀水的狼山沟门。

12月21日,毛泽东同志写下了光辉著作《纪念白求恩》。白求恩“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鼓舞中国人民不断取得胜利,走向辉煌。

毛主席对白求恩的褒奖,是对一位国际主义志愿者的表彰,也是对志愿者伟大奉献精神的弘扬。白求恩是志愿者队伍里顶天立地的英雄,他的精神让国际主义志愿者永远的无上荣光!